曾国藩为了戒色,想了个什么方法,个别人做不

更新时间:2019-03-04      

在太平天国灭亡后,朝廷按时曾国藩对湘军进行大幅度裁撤。到1865年12月底,曾经领有15万水陆两支大军的湘军,被裁撤得只剩下1万人,于是,清廷释怀了,曾国藩也可能睡安稳觉了。

良多人说,中国历史上有“两个半”圣人,一个是孔仲尼,一个是王阳明,半个则是曾国藩。何谓圣人?破德,立功,立言,达此“三不朽”者,圣人也。这德、功、言三者,曾国藩皆有所涉,但不迭孔、王二人,所以被称为“半个”圣人。他的思维跟舆论在近代也颇受推许,他的书札、家书、文集跟日记也因此成为了无数人争相研究的对象,人们试图从他的书札、家书、文集和日记中窥伺他的精神世界,从而见贤则思齐,见不贤则内自省。可是,曾国藩虽被誉为“半圣”,却也曾对“色”之一字颇为痴好,他也为此颇为自责,直斥自己“真禽兽矣”!道光二十二年12月11日,这一天,曾国藩的一个朋友纳了一个小妾,他作为朋友自然要去道一声贺,可是到了友人家,他却闹了起来,闹什么呢?他吵着嚷着要见人家的小妾,人家当然不让呀,所以便吵了起来。最后到底见没见到,曾国藩没明说,然而他自言“欲强之见,狎亵大不敬”,所以他的友人很可能拗不过他,让他见了。这一年,曾国藩31岁,诚然已过而破,可是仍然好色得很。这件事他也毫不避讳地写在了自己的日记里,可是曾国藩此人心中也有一番抱负,可是却为“人欲”所累,他曾在道光二十年4月28日的日记中写到:“余今年已三十,资禀顽钝,精力亏损,此后岂复能有所成?”从这时候开始,他便决定要修身了,也包括了所谓的“戒色”,那么,他到底是怎么戒色的呢?对此,很多人说曾国藩是通过写日记来戒色,可只是写写日记便能够了吗?诚然,写日记可能转移本人的留心力,可是每天的日记能写多少个字?曾国藩的日记,短则多少十字,长也不外百余字罢了,写得再怎么慢也花不了10分钟!所以,说用写日记来戒色显然太天真了,他在道光二十年突然觉醒说要发奋,可是到了道光二十二年还想着调戏朋友的小妾,到了道光二十三年见了唐鹏的两个漂亮小妾也还忍不住在语言上挑逗了一番,可见戒色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戒色,究竟在于修身养性。所以,曾国藩戒色实际上只有两招,一是静坐,二是自省。静坐在曾国藩的修身过程中占据重要的位置,戒色当然也属于修身。

在中国近代史上,风波人物一个接一个地浮现了。即便是晚清风雨飘摇,富强的人物事迹已经持续了几十年。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张志东是晚清最好的角色。他们被称为“晚清振兴四大名臣”,曾国藩是这四位大臣的喽罗。如果未曾国藩,清朝可能无奈在太平天国运动中生存。即使它从前了,我担心它直到1912年才华生存。它是晚清的第一个英雄。然而,曾国藩固然是赫赫军队中清宫的中心,但在他去世后清政府给了他一个所有作家梦寐以求的绰号 “文征”。因而,最终,曾国藩仍然被认为是文人的本质。